我与重度抑郁斗争的日子
作者:心小象 时间:2017.12.07 19:03 阅读:1569
 

004iJrUNgy6MqdzR0St99&690.jpg

 01

两年前,我是在一家很不错的数码公司里面上班,那时用同事的话来说就是,在整个车间当中,就只有我是最轻松了的。

是的,我在那里工作是很自由的,自己的确没有什么压力。

但是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出现了一些心慌,气短的症状,渐渐的自己的睡眠也是越来越差了,饮食上也开始没有什么食欲。

那时候我开始一度的以为可能是我身体出毛病了吧,但是去医院做了一些心电图,做了全身体检后却发现,自己什么毛病也没有。

从那时候开始我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一个人的时候喜欢莫名其妙的心里难受,想哭。

渐渐的我也变的不想说话,不想去参加一些集体活动,就连公司的聚餐我都不愿意参加。

工作的时候也变的有些力不从心了,有时一个简单的文件做到半夜都做不好,自己也出现了一些思维混乱,注意力也变的无法集中起来,很多时候看电脑屏幕都是模糊的。

脑子一阵阵的空白,那时用我自己的话说就是怀疑自己得了老年痴呆。那时我才二十多岁啊,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总的来说就是感觉自己生锈了,就像一台机器一样各项功能开始退化了!

1474345214850.jpeg


 02

渐渐的我感觉到,在我自己的身体里出现了另外一个我,在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上班和同事有说有笑的时候,她在对我说:"你就是个傻逼!你什么都不行!你就是个废物!"然后我就会在闲暇时一个人跑到厕所里去默默的流泪,就是感觉自己要哭一会儿,之后自己的心里才会不那么难受。

那时候我恨我自己,是不是我太脆弱,还是我太矫情了,还是公主病犯了了?

不,以前的我可不是这样的!慢慢的我出现了一些患上了厌食症,厌食也开始折磨着我,那时候就算是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在我面前我都没有什么感觉,记得有一次我的胃已经疼得在抗议了,我就去了饭馆点了一些自己平常最爱吃的菜,其实那时的我仍然什么感觉也没有,但是不吃又不行,自己可能会挂的!我就机械性的往自己嘴里夹菜,咀嚼了一下,感觉没味,那时我真的想吐出来啊!

痛苦,愤怒,无助瞬间侵袭了我,我对着饭菜控制不住地开始哭了起来!饭店的老板娘都被我吓坏了,其实我是真不想这样啊,我就是控制不住啊……

之后的日子里失眠,厌食,心慌,头晕,乏力反复折磨着我,一个月下来我瘦了十来斤,后来瘦到只有八十斤,用同事的话说就是‘风吹即倒’。

我感觉我的身体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透支,我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假,请假后原以为身体可以好好放松一下,然而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因为不用上班而变得放松下来。

回家后我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中间好不容易睡着了两个小时,但是不断涌现的梦境让我睡觉都不得安宁,总是会梦见自己一个人在荒芜的狂野里跑,没有来路,没有归途,自己显得是那么的无助,绝望,我边跑边哭,然后就这样哭醒了。

20161108111541884.jpg

 03

最后我变的开始害怕天亮,更害怕天黑,我突然对这个世界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我想要逃避,我想要解脱,似乎现在解脱成了我唯一的目的。

鬼使神差般的,我开始在网上搜索一些自杀的方法,决定好了之后我尽然隐隐约约有一种愉悦感,这时,也许是亲人之间的心灵感应,我爸给我打电话过来了,他第一句话就问我:"你没事吧你还好吗?"

这一刻我突然清醒,我不能死,我的亲人在一天我就不能死!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就在网上找治疗的方法,无意中在评论区看到一个和我一样的人,我开始和他聊了起来,我们还互加了QQ,他建议我一定要看医生,说我的症状可能是抑郁症。

这个时候我才怀疑,这一切的一切难道都是抑郁症在作祟?然后立马去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最后确诊了下来,我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然后就是这一年多的药物和心理治疗,虽然没有完全缓解,但是能控制自己不再轻易的犯傻。

timg.jpg

 04

在这里有我想对那些不了解抑郁症的人说,抑郁症真的不是矫情,也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做作,不是软弱……

真正的抑郁症不是在遇到挫折的时候才难过,而是比难过更难过。

真正的抑郁是当你的生活一帆风顺的时候却无论如何都开心不起来,甚至想哭,想逃离,想死。是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是失眠,整夜整夜的失眠。而抑郁症不是什么普通的病,你不能治好它。

你必须不断的不断的忍受它一次次的折磨你,它会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侵袭你,在你本该欢乐的时候攻击你,削弱你的意志,吞吃你的活力。

抑郁症是和你相依为命的一种情绪,你不关心它它也会在那里,它是你最讨厌的却又踢不走的室友,是你耳边的幻听,是你手上衬衣上甩不掉洗不掉的墨水,除了接受它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害怕告诉别人我患上了抑郁症。

我怕别人看到我,真正的我,全面的我。

那个不那么有趣,不那么阳光,不那么有魅力的我。那个说话一点也不好笑的我。

我感觉有两个我,而我一直在微笑底下斗争。

 The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