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VS复原力和勇气,重新发现自我伤害行为背后的意义 | 心译组
作者:Mihaela Bernard, MA, LCPC 时间:2018.04.20 15:55 阅读:2013
 

photo-1497442941589-31da123dc0be.jpg

首先,我必须说:我之所以乐于帮助那些自我伤害的来访,其原因之一是我发现,ta们中的很多人有着令人敬佩的复原力和勇气——这是他们自己不曾察觉的事情,但这一点又毋庸置疑。如果你是ta们中的一员,你可能不会将自己看作是勇敢且有复原力的人,但我的经验却是相反——自我伤害常常是述说着那些你可能已经克服的或者仍在应对的海量痛苦和创伤,而我认为这样的应对能力是令人钦佩的。

我情不自禁地钦佩ta们,特别是当ta们信任我、告诉我ta们的故事,并且欢迎我加入ta们通过精神分析治疗逐渐好转的旅程里。如果你或者你认识的某人曾经经验过自我伤害,请读下去,我希望你能找到希望和力量的感觉。

正如自我伤害行为有着很多不同的形式——从割伤和灼烧自己的皮肤到酗酒,饿昏自己以及妨害自己与他人的关系——人们也有很多之所以这么做的理由。

有句话我过去提到过,现在让我再说一次:

“在精神分析的视角里,自我伤害是一种企图,是企图去处理那些无法表达和言说的心灵痛苦。”

在精神分析中,我们不制止这样的应对努力,我们邀请来访去述说它。我们不尝试去控制或者改变它;我们不去诠释它或者将之塞进一个分类。每个个体都有独一无二的方式,而我们是尝试去找到这些对于每个来访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很多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治疗师都有各自的分析家来支持我们和来访的临床工作,以及指导我们去倾听症状的无意识表达。

得明确这一点——不仅仅是青少年会割伤自己;成年人也概不例外,可能其形式不同,是更加成年人的形式,诸如物质滥用或者过度地醉心工作而使自己衰弱,而不是(显而易见地)割伤自己。

那么自我伤害可能的意义是什么呢?

  • 常常地,我们听到来访说ta们可以在自我伤害中感到如释重负,或他们借此使自己感受到除了麻木之外的其他感受。

  • 它也可以是人们无意识地怀有内疚的感受,而自我伤害是意图在躯体或者情感上来惩罚ta们自身。

  • 其他时候,人们对于内在的情感痛苦是如此敏感,以致于ta们要通过自我伤害来麻木自己——通过伤害外在,来使得自己忘却内在的那些喷涌着的且无法处理的情感痛苦。

  • 自我伤害可以是为了表达愤怒,无助,攻击,痛苦或者甚至是悲伤。它可以是当你感觉空虚时的一种企图去获得控制感,或者是企图去创造一个边界来限制住自己。

无论其意义是什么,ta们可能会持续地自我伤害,直到ta们找到其他可供选择的处理方式。

而为什么一些其他的治疗方法在自我伤害的个案治疗中(特别是对那些曾经历创伤的人)并不成功呢?这是因为自我伤害作为一个精神分析的症状,是一种(来访)与精神分析取向治疗师的一种沟通形式,叙述着一个信息,即察觉出有些不对劲,并且试图在自我伤害的形式中寻得一个解决方案。而如果我们企图用行为干预或精神药物的干预来使其“闭嘴”的话,就关闭了我们心灵找到的去述说痛苦的唯一途径。

“然而,我确实是不想这么自我伤害了...”你可能会这么说。是的,人们寻求治疗的原因正是因为他们想要停下来。但为了使其发生,我们需要为潜意识表达寻找到一条不同的路径,一条更富有创造性的,且更不痛苦的路径。而我们会在治疗关系中去达成这些。


作者简介:知晓心理(xlzxol),在这里,手捧热茶,谈谈心理学的一切。keyword:心理咨询、心译组、斑马茶爷、译文、原创、心理学、精神分析、心理动力学、毛敏乐。

译者:毛敏乐作者:Mihaela Bernard, MA, LCPC


分享到: